当前位置:   丽江市纪委 宣传教育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两父子的父亲节

来源:丽江市纪委监委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4日    作者:高潮明    点击数:

整个医院都沉浸在寂静中,屋外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我知道这是保洁员开始工作了。我睁开眼睛,侧过身去,看见父亲还在沉睡。病房里哑然无声,走廊上的灯光从病房门的玻璃上射进来一丝微亮,让雪白的墙壁在晨色中散发出淡淡的银光。房间里弥漫着医院特有的味道,让人感觉整个空间都被药水浸过一样。我轻轻起床,摸索着穿好衣服,生怕弄出一点点声响。我不能开灯,怕灯光刺醒熟睡的父亲。就着隐约的亮光来到窗前,拔开窗帘往天空望去,窗外已是晨曦微露,空中堆积着薄薄的乌云,看样子今天依然会阴雨绵绵。

拔下充电器的插头,突然看见手机屏幕自动换了图案,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心中遂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以往的每个父亲节,我们都不太在意,都像平常一样欣欣然吃母亲或妻子烹制的可口的饭菜,并不刻意庆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却感觉实实在在。因为父母和我们小三口天天都在一起生活,所有的亲情都已融入每日点点滴滴的琐事和细节之中,因此,这个外国人为身为人父的男人特设的节日,在我的眼中和我们家里,就显得十分苍白和毫无意义。而今年,由于父亲的生病,我和父亲将注定要在离家数百里的洱海之滨的医院度过这个不一样的父亲节。

“娃,你起床了?”父亲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去,父亲在床上静静地望着我。我应了一声,然后轻轻走到父亲床边。我看见父亲神态安详,眼光一如既往地慈祥温和,是我最熟悉的样子。

父亲让我打开灯。我提醒他还早,可以再睡一会儿。父亲说睡不着了,说昨夜睡得很好。我点点头,按下开关,整个病房豁然一亮。

就着灯光,我观察着父亲,他的面庞没有往日黑瘦了,有了一点血色。经过一周的住院治疗,父亲的病情已有所好转,状况比较稳定,脸色也恢复了不少,这让我感到一丝欣慰。

我收起我睡的折叠床,把它轻轻放到角落。我能感觉到,这期间,父亲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像我小时候在他身边玩耍时,他注视我一样,我知道,有我在他身边,他很安心。

我叮嘱他继续躺着,我先去洗漱。他像个孩子样懂事地点着头。

洗漱完毕,我轻轻扶父亲起床,然后牵他到卫生间洗漱。他说自己能行,不用牵,可以自己洗手洗脸。但我不敢让他自己走,父亲是严重肝病,脑梗也已反复发作多次,我怕他摔着。我一如既往地牵着他走向房门内侧的卫生间,他顺从地由我牵着,慢慢向卫生间走去。

我帮父亲擦着脸。他的眼睛有些灰暗,皱纹深刻在额头上,颧骨突出,腮帮内陷,牙齿所剩无几,脸上的皮肤黑黄无光彩,父亲真的老了!望着父亲苍老衰瘦的脸庞,回味医生说过的话,我不敢去探究父亲在世上的日子还有多久,也许一两年,也许几个月,都是未知数。以前的父亲,身体健硕,生龙活虎,而现在,突然发作的疾病,让他一下子就衰下去了。他正在一天天地老去,正逐渐走向离开家人的那个时刻。

回想父亲艰难的一生,咀嚼他为家人儿女无私付出的一切,一瞬间,我的眼泪奔涌而出。

父亲背对着我,没有看见我的泪。他开心地说自己感觉好多了,也许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想家了。家中有他的老伴,他的孙子,他亲爱的家人。他想家,和每个游子一样,遏制不住地想,虽然,他才离开家几天时间。

我轻轻握住父亲的手,父亲的手很干净,但是瘦弱,依然是黑黄色的瘦弱。疾病和衰老,让它曾经的厚实慢慢变成了瘦弱。手指上存在了多年的老茧已经无法褪除,手掌还有两个裂开后始终无法完全愈合的伤口,那是父亲割草时留下的疤痕,完全不像一双教师的手。父亲是教师,但每天从学校回到家,都和母亲一起劳动,假期里更是从不歇息,退休后亦如此。这是一双历经生活磨砺的手,是父亲为这个家庭付出的见证,是父亲为他的亲人操劳留下的印记。我轻轻摩挲着父亲的手,然后,默默地用一块香皂,把它洗净。

洗漱完毕,我搀着父亲去吃早点。我特意为父亲点了一碗红糖鸡蛋。在我们小时候,红糖鸡蛋是农村的奢侈品,一般病人才能吃,干重活的家庭,早上出工前或是劳累后回到家,若能吃上一碗,那就是最大的奢求了。父亲母亲和我们三兄妹都喜欢吃,但我家一直都很困难,红糖和鸡蛋对于我们家,绝对不是每天都能消费的食物。在父亲最想吃的年代,几天都不一定能吃上一次,在我家最困难的岁月,甚至一个月吃一次两次也是常有的事。

浓浓的红糖鸡蛋洋溢着儿时熟悉的味道,父亲的早点吃得津津有味。他非让我也吃一碗,说红糖鸡蛋有营养,对身体好。我现在不太喜欢甜食,但为了父亲历来对我的这份疼爱,我也津津有味地将一碗红糖鸡蛋喝了下去。

回到病房,保洁员已经打扫完房间,医生护士开始忙出忙进。医院里真正的一天,开始了。

整个上午,一直陪父亲输液。其间,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我俩海阔天空的聊天。回忆我小时候的情形,叙述他在山区当老师的经历,讲从前家庭的困难和生活的不易,回忆那些早已深深铭刻在我心中的往事。然后,我给他讲手机里的新闻,给他讲全国各地的发展情况,给他讲我们县人代会对未来的谋划,给他讲我和妻子的工作,给他讲我儿子的学习,等等。其间,他的脸上一直都笑容满面,我知道,笑容来源于他对自己身体的自信和对未来的向往。

输完液,已是午饭时间。陪父亲在医院食堂吃了饭,然后搀着他回病房午睡。

午睡前,登录微信略作消遣,妻子和儿子祝福我父亲节快乐的短语和一束玫瑰花一下子就跳到了眼前,覆盖了朋友圈铺天盖地的父亲节信息,感觉心里暖暖的。浏览片刻,遂枕着满心的甜蜜静静睡去。

我午睡醒来时,父亲还睡得正香。我悄悄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写作。文学写作是我最大的业余爱好,我喜欢用文字表达我的思想和情感,在这个童话般的世界里,我感觉自己像个王者,喜怒哀乐,都可以淋漓尽致地进行表达,酸甜苦辣,都可以得到最深刻的体现。我喜爱文字的世界。

雨依然有条不紊地下着,父亲的呼吸声均匀沉稳。我沉醉在文字的虚幻世界里,行云流水般抒写着,让所有的情感都付诸笔端,变成一个个的字符,变成感悟、思考和诉说。

傍晚时分,父亲才睡醒。父亲告诉我,他先就醒了,他怕影响我写作,所以没有起来,一直都静静地躺着听我打字。父亲的话让我再次心头一热,眼泪差点又出来了。比起父母对儿女的爱,海水之深和山峰之高又算得了什么?父亲,无时不在用他最真挚的心和最朴实的情,疼爱着他的儿子,虽然他的儿子是如此平凡,但他也会无私无悔地去关心他、理解他、疼爱他。

雨停了,天空一下子就变得万里无云,多日不见的阳光也奇迹般照在了墙壁和屋顶上,眼前一缕金黄。

我挽着父亲向院外走去。我提议父亲去吃一顿大理纯正的砂锅泥鳅,来犒劳这个属于我两父子节日的胃。父亲高兴极了,泥鳅是他的至爱。我们小时候,父亲每年都会买几次来让我们解馋,帮我们滋补身体,因为数量不可能足够多,全家人总是吃得意犹未尽,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回味无穷。

路上,收到了儿子发来的短信,说是考试考了全年级第一名。听到这个喜讯,父亲更是高兴得喜笑颜开。这可爱的小家伙,我想着他的样子,粲然一笑。

这餐节日的晚饭,父亲吃得兴致勃勃。我把大个的泥鳅一条一条地夹起来,咬去头,再夹到父亲碗里,让他慢慢品尝。小个的泥鳅,则直接用勺子舀到他碗里,让他和着汤一起吃。父亲仿佛回到了从前,细细地咀嚼着泥鳅柔软的刺,大口地吞咽着泥鳅金黄的肉,像在吃一段回忆,更像在吃一种激情。父亲是在咀嚼生活,同时也是在品尝情感。

这餐美味的晚餐,见证了我们父子俩这个特殊的节日。饭毕,我牵着父亲的手慢慢向医院走去。从父亲的手上,传来了一种我熟悉的体温,这是我小时候父亲牵着我抱着我时的体温,不太热烈,但是绵长持久,源源不息,既来自身体,更发源于心灵,不但让我陶醉,而且让我感怀。在这股热乎乎的体温中,我感受到了生活的温度,感受到了恩情的温度,感受到了父亲心灵的温度。

路上,再次翻看了一遍儿子发来的短信,小家伙和妻子家人的面容不断在眼前晃动,无比亲切,温暖之至。

走进医院,暮色已经覆盖了大地。住院部大楼灯火通明,走廊上和病房里的灯光融化了医院满目的雪白,为我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温暖。我搀着父亲在病床上坐下,休息了片刻,我牵着父亲到卫生间刷牙洗漱。然后,我打来一盆热水,为父亲洗脚。在父亲健康时,我从来没有为父亲洗过脚,勤劳的父亲从来不会让我们为他做他自己能做的事。倒是他生病后,为他洗澡、洗脚都是常事了。

父亲笨拙地伸出粗糙的双脚,慢慢浸入水里,轻轻地搓着。我坐在小凳子上,拿过指甲剪,小心翼翼地为他剪手指甲,为他剔净指甲缝里的一丝丝污垢。然后,把他的手再次洗净。

然后,我把手伸入水中,轻轻捉着父亲的脚,慢慢地为他搓洗。一边洗,父亲一边愧疚地叹息,说他的病情给我和妻子增加了负担,害得我们为他操劳,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还花费了那么多钱财,他真是过意不去。我劝慰着他,表白着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情感,述说着我们对未来的设想,耐心地打消他的顾虑和愧疚。

父亲终于又笑了。我也笑了。伴着这笑,心里,一股暖流在激荡。

妻子打了电话来,问候父亲的情况。跟妻子聊了几句,我俩分别把手机递给父亲和母亲,让二老说说话。父亲心情极好地向母亲叙说着今天的情况,让母亲不要挂念。我听着母亲高兴地应答着,父亲开心地笑着,好一会儿,两人才挂了电话。

躺到床上,父亲说想看一会儿电视。我打开电视机,父亲让我把遥控器递给他,他接过遥控器,摸索着把声音调到了最低,啥都听不到了。

我让父亲把音量调高些,可以听着声音看。但父亲说,这样看就很好了。

住院以来,父亲每晚都是这样悄无声息地看一会儿电视,然后静静入睡。我明白,他是不想让电视的声音影响我看书和写作。其实,他不知道,写作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根本用不着争分夺秒地写作,我只是有空就会找书看,就会写文章,我写作既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获利,只是一种表达的需求,一种纯粹出于内心的习惯而已。

父亲应该也从没想过要让我通过写作成名成家、赚钱糊口,只是我有这个爱好,他就竭尽全力地支持我,哪怕是在病床上看电视,也要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到最低,如此而已。对父亲的举动,除了感动,我无以言表。

我对着父亲笑了笑。然后打开电脑,开始记录他今日的病情,所用的针水、吃的药、精神状态等等,无一遗漏。自从他生病以来,我每天都要作这样的记录,便于他转到不同的医院治疗时方便一些。

记录完父亲的病情,父亲已悄然睡着了,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为父亲盖好被子,我回到电脑前,打开另外一个文档和页面,开始写作。我伸出手指,在键盘上飘然起舞。此时此刻,我有一种冲动,想记录下这个特殊的父亲节的一点一滴,记录下生活让我感动着的每一个瞬间和让我体味到的每一种感受。我想用文字,来表达对父母的敬意和祝福,哪怕这些文字很苍白,不足以承载父爱母爱的厚重。但是,我仍然要写下这些文字。因为我知道,天下所有善良的父母,都会永远无私地爱着他的儿女,不只是某个节日,而是在他们生命里的每一天。

网址导航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 Copyright © 2018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来信请寄:丽江市古城区昌洛路丽江市纪委监委信访室  邮编674100  联系电话:0888-5121794
  •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83  滇ICP备12000957号-2   总访问次数:772518  人次
  • 技术支持:古城区腾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