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丽江市纪委 宣传教育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告别

来源:丽江市纪委监委宣传部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12日    作者:杨丽丘    点击数:

早晨起来,看见地面早已潮湿,昨晚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高原春天的雨总会带来别样的寒意,刚刚降临的春天的气息被寒冷包裹着。那些在春天盛开的玉兰花、李子花被冷冷的雨点打落,掉在枯草地上。同样的芬芳,有的消失在秋天,有的弥散于初春。

今天是2019年3月的第一天,应该是今年真正开始的第一天。回想2018年,有太多的告别。

李秀春,《云南日报》的资深记者,云南日报社驻丽江分社社长。我已经不记得他到丽江的确切时间了,只觉得他到丽江当驻地记者已经有些时日了。丽江是个小地方,加上又是同行,难免认识。生活中,有一些关系并不是主观的选择,而是境遇的安排。在某一个时空,你要和谁相遇相知,发生怎样的恩怨情仇,你并不可以策划和预见。你并不知道你要对谁微笑,因谁流泪,你的梦想会在哪里摔碎,你的心花会哪个夜晚开放。人生有许多的奇幻之处,这算是其中一件。

认识了李老师,和他相关的故事就会随之而来。有朋友告诉我,说李老师当记者以前在怒江的一所学校当老师,处在艰难环境中的他经常写一些豆腐块似的小文章往怒江报投稿。这是许多艰苦地区励志青年在那个时代比较流行的一种方式。认识到环境的压力,奋起反抗这种压力,用大家熟悉的笔,用流传了几千年的文字,既简单,但也不简单。简单的是可以随时开始,不需要多少额外的条件。复杂的是,走许多人都在走的路,要走出花样,走出特点,走出柳暗花明,并非易事。可以想见那时的李老师心中的梦想和灯下搬弄文字的情景。高黎贡山那么高,怒江水那么急,有一个白族青年在用纸和笔对抗那里的夜晚和寒冷。

幸好他的梦想没有在怒江大峡谷里摔碎。听说他后来先是被调到了怒江报社,后来又有机会到了云南日报社。那支司空见惯的笔和那些司空见惯的中国汉字在属于他的时运和在他的努力下,他终于获得了一对可以飞翔的翅膀。

真正和他接触是在2009年前后了吧。一天,我和他们几个记者要去采访关于古城区春季前文化下乡的事。我们见面后,一位叫杨富东的小伙子还没到。我们等了一会儿,小杨才匆匆赶来。他来了之后李老师就立即给他上了几分钟的政治课。大概意思就是,年轻人要勤快,怎么能让老师等学生呢之类。被训的富东心情自然不爽,当着几个人的面。当然,就我而言,肯定不会因为他的迟到他的挨批就对他有半点的负面评价。不被别人言行左右是我多年来的积习,因为我的脑袋和我的心灵还基本上是属于我的。不知当时小杨知不知道我的这份固执。但愿他知道,这样他的压力就会少一些。

最后一次见李老师是2018年的7月份。在市委办公楼的一楼,他的办公室有些凌乱,杂乱的堆放着许多报纸和各种材料。在我的印象里,报社的记者,一些作家的办公室大致是这种风格。但秀春老师的精神还和从前一样,浓密黝黑的头发,整齐的穿戴一点也看不出他已经是当爷爷的人了。不像我,头发花白,衣着老套随便,一看就是一个不好好生活的人。李老师用一个玻璃壶给我们泡茶,说了一些在《云南日报》、中央媒体发稿的难度。聊了20多分钟,我们就出来了。当时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就是和他的最后一面。我估计同去的杨部长也没有想到吧。

后来过了几个月,就听到他离世的消息。“太突然”,这是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当地的媒体对他的去世进行了报道,回忆了他的敬业、认真、执着。说是他去世的原因是心脏不好。

书籍文章是一些记者作家留给这个世界的遗产。如果这些文字中有能穿越时空烟云的思想和情怀,且特点鲜明,可能会流芳百世。只是,许多人都没有这样的生产能力。当然,许多人一生以笔和纸为伴,只是生计使然,习惯使然,境遇使然。那些被他们一遍遍抚摸的笔、纸和文字知道,一颗受创的心,常常会在春天偷偷哭泣。

网址导航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 Copyright © 2018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来信请寄:丽江市古城区昌洛路丽江市纪委监委信访室  邮编674100  联系电话:0888-5121794
  •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83  滇ICP备12000957号-2   总访问次数:790496  人次
  • 技术支持:古城区腾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