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丽江市纪委 宣传教育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年味,妈妈的味道

来源:保山市纪委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29日    作者:    点击数:

清早起床,妈妈正辛苦地忙碌着。自从嫁到油灯庄来,就没见她睡过懒觉,进入腊月间,更是忙得像一阵漩涡风。

“有钱别买腊月货,鹅卵石也要三文钱一个。”这是妈妈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对于商家来说,“鹅卵石也要三文钱一个”那就是无穷的商机,也意味着年的气息酝酿得足够澎湃。今天是草坝街,妈妈收拾好两大吊箩年货,笑眯眯地对我说:“你来做我的生意头,图你爽快。”然后挑着货担子奔草坝街。腊月里的草坝街早已人满为患,“一进尿尿巷——只见人头晃”讲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吧。灯笼、春联、年画、花生、糖果、鞭炮、肉食……卖年货的格外热情,买年货的格外大方,一年辛苦到头,花钱也爽快,熙来攘往的人群,喧闹沸腾的集市,应有尽有的年货,浓浓的年味,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年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最忆小时候,年味不够,年货来凑。磨腊面做汤圆,腌腌辣备长菜,掸尘埃,送灶君,拆洗被褥窗帘,洒前庭扫后院,疏明渠浚暗沟,年味酝酿在清吉平安的人居环境里。

糍粑在碓窝里冲得“砰砰”响,碓比人欢,巷道里都是小孩子跑来跑去的脚步声,烤酒的瓮嘴滴答着米酒的醇香,灶头上的杀猪菜泛着油光,这个做豆腐肠,那个腌渣菜,肥肥廋廋的炸肉丸、酥肉,香气扑鼻,馋得眉毛抖两抖。记得那年春节妈妈拉来了许多箱桔子,想赚个差价补贴家用,没想到那年春节天气阴沉拧得出水,水果卖不出去。聪明的妈妈烧着火塘里的火,架起一锅龙井水,放上冰糖,慢慢熬,慢慢搅,待晶亮的糖稀熬出,放上剥好的桔子,融合在一起做成冰糖桔,酸甜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年的记忆。那一年,年味就是我们聚在一起,拿着小勺子,一份一份分给大伙吃冰糖桔子的欢乐。

说来奇怪,越是物资匮乏、艰苦清贫的岁月,越有简单的快乐。那一年闹水灾,一场大水淹没了一年的收成。腊月里爸爸带着姐姐去外婆家,去时愁眉不展,回来时满载而归。左边是妈妈编竹帽用的腰线、竹篾,右边是棕包、腊肉、米花团、红糖等年货,大姐背在爸爸身上,外婆给她缝了簇新的红绒花布外套。妈妈笑着说:“回来啦,今天也得三十晚上敲砧板——应应节气。”烀一口热气腾腾的腾冲锅子菜,配一桌子色香味美的丰盛佳肴,年味就是那一份亲情里的丰衣足食,彼此关照。

每年过年,妈妈都会为我们做一套新衣服,三十晚上放在床头,初一拜年时焕然一新,喜悦之情,情不自禁。我们参加工作后,爱人给妈妈买了一件黄色棉袄,质地柔软,暖和温馨,衣襟、袖口绣有祥云图案,妈妈很喜欢,过年都在穿。记忆里妈妈忙出忙进,整茶做饭,祭祀祖宗,三十晚上献饭,大年初一供斋,喊爸爸“抢头水”,煮好泡米茶,唤醒小儿开财门,迎新纳福。妈妈笑意盈盈,对着家堂天地牌位虔诚祷告,祈求祖宗保佑,口中喃喃祝赞,祈愿国泰民安,随后燃响鞭炮。浓浓的年味,是飘散在袅袅烟雾中的檀香味和鞭炮的硝烟味,这份热闹,余音缭绕。

过年,还要再讲一个“年”的故事才算完美。这个故事妈妈讲了不下十遍,可我们一遍一遍听不够呀。从前,有一个叫“年”的怪兽,头长尖角,深居海底,凶猛异常,每到除夕,爬上岸来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后来,村东头来了一个白发老人,在除夕夜燃爆竹,“年”兽混身颤栗,落荒而逃,原来“年”最怕红色、火光和炸响,白发老人是帮助大家祛除“年”兽的神仙爷爷。从此,除夕夜家家贴对联放爆竹,户户灯火通明,守更待岁就成了我们中国民间最隆重的传统节日。

现在,妈妈离我们远去了,岁月里的生死离别让妈妈的形象难以忘怀。每年的供奉祭祖,妈妈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我们开始像她一样做年夜饭,虽然是我们做的,里面却混合着妈妈的味道,这种味道从未忘记过,香甜,浓烈,温馨,那是不可替代的妈妈的存在。过年,不仅穿新衣,放鞭炮,贴门神,换桃符,抢红包,看春晚;更要把孩子们聚拢到火塘边,跟他们讲家庭的故事,因为我的努力,将会让孩子像儿时的我一样尽情徜徉在家的味道里。

过年,是对民俗文化的最高礼赞。

过年,不仅有年味,更有情感和温度,在可遇不可求的岁月里,让亲情历久弥香。(段秋云)

网址导航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 Copyright © 2018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来信请寄:丽江市古城区昌洛路丽江市纪委监委信访室  邮编674100  联系电话:0888-5121794
  •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83  滇ICP备12000957号-2   总访问次数:790503  人次
  • 技术支持:古城区腾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